2012年8月24日

義大疼痛門診

今天跟義大麻醉科前主任楊醫師的疼痛門診
來的病人跟之前接觸的患者群大不相同─ 都是有頑固慢性疼痛問題的患者
有中風/截肢過後肢體疼痛、皰疹後神經痛、糖尿病神經病變、Failed back syndrome、壓迫性骨折、僵直性脊椎炎、Buerger's disease、...
經其它科醫師處理後疼痛控制仍不理想,才轉介而來
他們多半使用到疼痛控制最高階的嗎啡類藥物
原本我以為,疼痛門診也就只是開開這類管制藥、評估有沒有上癮而已
然而今天跟完診後,發現這門診真不只是開開藥這樣而已

首先改變我觀念的是:
這些人會頻繁地來醫院,90%是因為他們真的痛;而不是成癮(只佔10%)
而病人若是沒有吸毒、幫派、犯罪、家暴過去史的話,幾乎都不是那10%成癮患者

他們因為身體上的痛有physical dependence;但這不等於psychological dependence(成癮)
Physical dependence =\= psychological dependence是另一個大收穫

他們一旦痛起來,那種痛的嚴重程度可能遠遠超乎我們的想像
是半夜會痛醒、獨自哭泣、甚至一定要跑來急診打針的無法忍受之痛
這種痛,已經到了VAS多半是9、10分的程度
家中有一人痛、全家不得好好生活
沒體會過的我們多半很難感同身受

而當這些病人因為疼痛而來求診時,往往很難找得到醫師為他們開立夠強的管制止痛藥
因為開這些藥的規定繁雜、醫師要寫許多申請書,所以全台找不到幾個人做
今天門診的許多病人,遠從台北、台南、屏東而來義大求診
可見那些地區的醫院無法提供他們足夠的疼痛控制

聽許多病人口述,楊主任開了這個門診幾乎救了他們的命
他們之中不只一人提到,因為疼痛長期無法得到有效控制,幾乎要輕生
然而在適量的止痛下,他們又可以回歸正常的生活
可以出門運動、吃飯睡覺、含飴弄孫;而不是痛到撞牆、發狂大叫、整天跑急診
這是天大的恩惠
所以我們要支持疼痛門診的設立、以及這類慢性疼痛病人的去汙名化

今天又認識到了另一個被忽略的醫療小角落、以及為這一小眾而奮鬥的醫師
開心
張貼留言

您或許對這些文章有興趣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