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6月26日

精神收入最大的時刻

應該就是病人康復的時候吧

大約一周前,在忙碌及四季寒冷的心臟科加護病房,有一個從雲林轉來的新病人
來的時候身上滿是管子,跟許多重症的患者一樣;鼻胃管、尿管、氣管內管。特別的是,鼠蹊部還有兩條粗大的管路,一個鮮紅;一個暗紅。那是葉克膜,跟著病人坐救護車北上。裝著它,某種程度上代表病人已經死過一次了,病況非常嚴重
更特別的是,病人才21歲,是個強壯的大男生
跟在外頭的,是滿臉憂愁的一家人:爸爸、媽媽、哥哥、姊姊

事情發生在某個晚上,病人跟朋友參加一個街舞比賽
中途病人表示身體不適,到旁邊休息,沒多久就倒地不起,一摸沒了呼吸,救護車一到,發現心跳也沒了,於是開始CPR
接著送到雲林台大醫院,這中間CPR持續了將近一小時,心跳都沒有回來,接著裝上葉克膜,病人才恢復了心跳
剛進到加護病人時,病人的性命是保住了,但我們不知道這個病人到底能恢復到什麼程度
會不會很快又再發生一個事件,失去生命;或是醒來後不認得任何人;抑或是永遠不醒,變成植物人

病人的家屬,放了一個錄音機在床側
裏頭撥放的是家人、大學同學、以及朋友們的呼喊
「XXX你這次真的是嚇死我了,下次你身體不舒服要說阿,不要再這樣嚇人了」
「XXX你這次也睡太久了吧,怎麼可以這樣一直睡,要趕快醒來啊」
「XXX,我從大一時就覺得你很G8,沒想到你這次竟然給我搞了這麼大一齣戲,你真的很G8」
「XXX你如果醒來,某某某說可以讓你...,所以你趕快醒來」
病人就像是睡著了樣,靜靜地聽著這些充滿鼓勵的話、以及關心的吐槽

在這一周內,彙整了許多團隊的意見,病人接受了各種大大小小的檢查、治療
情況是在改善,病人的生命徵象越來越穩定
葉克膜終於在某天順利移除了,鎮定劑也逐漸減少

我大概會永遠記得那一天晚上
會客時,爸爸媽媽準時來看他,面容依然憂愁,站在床尾,絕望地望著靜靜躺在那的兒子
我走過去跟他們說 :「你們知道XXX醒了嗎?」
爸媽看了看我,一時間還不明白我到底在說什麼
於是我走過去床旁,跟病人說
「耶! XXX,你爸媽來看你,你知道嗎?」
病人嘴裡還接著呼吸器,無法說話,但是他點了點頭,表示知道
爸媽看到這一幕,深鎖的眉突然都打開了,又驚又喜地衝病人的床頭,不斷地跟病人說話
因兒子的進步,兩人臉色一掃前幾日的陰霾,面容都光亮了,沉重的腳步也頓時輕盈,整個會客時間不斷地看到他們家屬來回奔走,輪流來看意識改善的家人

再過兩天,病人狀況更進步,呼吸器也拿掉了
床頭旁有一疊大家寫給他們祈福卡片,病人要媽媽逐張念給他聽
又過了一天,病人完全清醒,能夠發訊息跟同學報平安,也能下床大小便,只是不記得當時發生了什麼事
 
短短的一周內,病人從一個沒了血壓、心跳的人,身體恢復到跟原本幾乎一模一樣
成功從死神那搶回一個生命、看到他漸漸恢復、以及看到那天晚上爸媽喜悅的神情,這成就感,無以言喻。這是我所遇到,當醫生最豐厚的精神報酬。
套句論哲說的話,能參與到這一個過程,我覺得很榮幸
雖然醫院裡還是有很多讓人覺得很沮喪的鳥事,還好有這幾個令人感動的案例,讓人在險惡的醫療環境裡看見到一絲光明
張貼留言

您或許對這些文章有興趣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